男子在陕创业欠下巨额债务 11年后上门还债

2017/09/20   来源:信用大荔    浏览量:68
【字体: 】    打印文本      分享按钮

季德寿到深山寻找到当年的一位债主(资料照片)

2013年季德寿到宁陕县还账时的留念照(资料照片)

浙江省永嘉县岩坦镇岩龙村村民季德寿,20多年前在安康市宁陕县创业期间欠下巨额债务。2002年,季德寿怀揣账本离开宁陕,奔波在半个中国寻找商机。在偿还了老家的50万元欠账之后,2013年又返回阔别11年的宁陕县,挨个寻找债主,兑现自己借款时的诺言。在他看来,欠账还钱,天经地义。还的是金钱债,得到的是做人的诚信与尊严。季德寿曾落户宁陕,县文明办4年后获悉他的义举后,逐级上报,季德寿被评为今年7-8月“陕西好人”。

11年后上门还债

分别4年后,党育民一直保持着和季德寿“有事没事都要抽时间通个电话”的习惯。他至今清楚地记得2012年10月的一天,“早上刚进办公室,同事告诉我,有个叫季德寿的外地人打来电话,要谈还钱的事情。”

季德寿在电话里解释说,自己离开安康市宁陕县后,就和当地人都断了联系。这次通过电话黄页查到了宁陕县司法局的电话号码,希望能得到给自己做过代理律师党育民的手机号码。

“季德寿2002年离开宁陕时,还有好几个人正在准备打官司,找他要账。得知他没有还款能力,人又到了外地,也就懒得告了。没想到11年过去了,他却找上门给人家还债。”党育民摇着头向三秦都市报记者感慨:当年他的生意赔了,欠了一屁股的账,身后满是讨债的。按说已经过了诉讼期,他完全可以耍赖不去还。

1986年初春,20岁出头的季德寿,凭着木匠手艺,在榆林市府谷县麻镇开了一间经营木器家具的小作坊。看着生意不错,他陆续开了第二家、第三家,“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经营”。随着资金积累,他发现胶合板在家具材料市场很走俏,便在1991年来到安康市宁陕县旬阳坝镇,建起了胶合板厂。

厂子刚走上正轨,1998年国家下令封山育林。“我再坚持办厂子,就是支持滥砍滥伐,和国家的政策对着干。”季德寿把更新换代刚两年的机器设备当废铁都卖了。800元一吨的价格,总共卖了3.8万元。我一下子亏了十几万元。”

1999年,季德寿又盯上了山野菜的生意,搬家到老城村建起新厂房,但因销路不畅和周转资金紧张,他的生意又赔了。“我是贷款建起的胶合板厂;收购山野菜的资金也是通过熟人朋友借来的,利润不够还利息。两次投资失败,真是债台高筑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”

2002年10月,季德寿离开宁陕县再找商机。临行前的两三个月时间,他面对讨债人解释说:“我要是能东山再起,就一定把你们的钱还了;要是翻过秦岭还没有希望,我这辈子算是把你们坑害了”。

党育民再次见到季德寿的时候,已是11年后的2013年深秋时节。“此前他在电话里让我帮忙联系那些债主,再计算一些本息数字。当年那些要起诉季德寿的债主们,还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这种有良心的人。许多债主称,只知道他是浙江人,都不清楚他家具体地址。11年过去了,这个账都不打算要了,没想到他还记在心上。”

那笔钱我都不打算要了

步入不惑之年的程杰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:“一直相信季德寿能够翻身的,还账也是迟早的事情。”当年季德寿在旬阳坝的火地塘林场里开办胶合板厂时,18岁的程杰在厂外路边摆摊,给路过的大车小车充气、补轮胎。“这个地方距离县城60公里,我没事的时候只能找他聊天。就发现他很有商业头脑,主要是讲诚信。我给他帮忙运输木材,到了结账的时候,他都是按时把运费送过来。有时候我的账记不清了,他都能说得很详细,或者是明显多付给我钱。”

有一次,一位浙江司机的车爆胎在半道上,出价200元让程杰修理。程杰步行6公里去补轮胎,却执意按规定只收30元钱,还强调自己不乘人之危,要凭本事吃饭。季德寿对别人讲,“这小伙不简单”。两人成了忘年交,“我认他做师父,跟着他学做人,学做生意。”

12年后,当年那位司机到宁陕县投资矿产生意,一路打听找到程杰,得知他成了矿老板,二话不说投资10万元要入股。程杰细想后顿悟,“师傅说的老天不会亏待老实人,还真有道理”。

当季德寿提出让程杰帮忙贷款时,“我就没犹豫,在银行贷了一万元钱借给他。”但是随着山野菜生意的停滞不前,这笔贷款成了两人的一块心病。

到了2002年的时候,上门到季德寿家要账的人数已经很多了。要不来现金,债主们就搬设备和家具。厂里的锅炉和他的摩托车都被讨账人抬走了。那年春节,程杰照旧给师傅季德寿拜年。“他四岁的儿子端着一碗甑糕说,这是最近家里最好的伙食了。电视机被他爸卖了,动画片都看不成了。”程杰鼻子一酸,眼泪直往下掉,他一扭头起身就走,“我看到他家里空荡荡的,就知道他真的在这撑不下去了,那笔钱我也不打算要了。我们家借钱就把那笔贷款给还了。”

他骨子里是个好人

家住城关镇的王言根年届七旬,当年开办有木雕厂和家具厂,经常和季德寿有生意上的往来。谈论这个晚辈,禁不住连连夸奖其厚道诚信的品行。“有客户提出胶合板有问题,他从不像有些商家强辩理由,马上骑着摩托车上门更换。他在我这用木料,我在他那拿胶合板是常事,可他总怕我吃亏。和他打交道,我放心,也舒心。”

在王言根印象里,季德寿见人老是笑呵呵的,很有礼貌;有生意上的问题也会虚心请教;特别是能吃苦,厂子里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,没一点老板的架子。“他的一双手常年裂着口子、结着膙子,还要经常在水里处理胶合板,看得我都心疼。别的老板下山都是坐班车,甚至开小车,他一年四季骑着摩托车,还说方便又省钱。他的摩托车被人扣去抵了账,就到我家借自行车继续跑生意。”当时王言根就认定,像季德寿这样打不倒的年轻人,是一定会成功的。

“当年仅城关镇就倒闭了十几家木器厂子,其中九成都背负有债务,但像他这样时隔11年还偿还了欠款,却没几家。”王言根经常教育几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子女,“都要向你们这个大哥学习做人做事。”

“季德寿最困难的时候,连吃饱饭都成问题”。王言根的老伴红着眼圈告诉记者,“我看不下去孩子也跟着遭罪,就经常带一些地里的时令蔬菜和土豆去接济他们。逢年过节把自家买的肉割下一条送过去,看着两个孩子闷着头的吃相,就止不住流眼泪。事后我才知道,他们夫妻两个一直惦记着给大家还账,到处打工。两个孩子多年的午饭就是吃方便面。”

季德寿离开宁陕后,城关镇的李义追债到了西安市灞桥区一家工地。发现他白天搬砖,晚上就睡在铺着黄板纸的砖堆上。实在看不下去,还拿出300元让他给孩子买些吃的。

宁陕县银行系统一位何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季德寿精明能干肯吃苦,不嫖不赌,连烟、酒都不沾,是个让银行绝对放心的老板,就放心地给他贷款1万元。“我用了10年时间替他把账还了。”得知季德寿主动要偿还银行借款时,老何激动地“就像捡了钱一样”。“我当时建房子还在银行贷了6万元。季德寿给我把钱还了,我一下子没有了外债,手里还有了存款。”

银行负责人闫主任告诉记者,季德寿4年时间在五个分行贷款近11笔,多年找不到他的行踪,银行内部已经将他的贷款移到账外,做了核销处理。“指望他还贷款,就只能听天由命了。事实证明,他骨子里是个好人。”

季德寿告诉王言根,自己前几年刚把老家的50万元借款还完。如果宁陕欠账太多,就只能再等几年,但这个欠账,自己是一定要还的。最后仅在农商行,他就还债28.9万元。

“当年有人讨债没拿到钱,就把季德寿的妻子打了一顿。还有很多人为要账侮辱过他,可是季德寿还账时还是感谢人家当年对自己的信任和支持。”季德寿表示:“站在人家的角度考虑,我也就想通了。欠账还钱,天经地义”。

用诚信赢得尊严

2013年10月一天的子夜时分,季德寿从1600多公里外的浙江老家赶到宁陕县。11年后再次看到如同儿子的季德寿,王言根一下子愣住了。“他才40多岁,可是头发都灰白了,腰也明显弯驼了。我想他一定吃了许多苦,但是看他的精神状态比原来好了许多,我就明白他应该是打了翻身仗。”季德寿告诉王言根,自己离开宁陕县,走出秦岭大山的那一刻,其实对能不能把欠账还上,还是心里没底。

他摆地摊,搞贩运,打零工,还出国在缅甸的原始森林做过伐木工。为了谋生找商机,季德寿夫妇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之后又辗转来到安徽,看上了被别人瞧不上眼的卫生纸生意。他从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搞推销起步,到自己承包车间搞生产开始资本扩张,每个环节都要自己劳力劳心。

“11年来不管走到哪里,我都把从宁陕带走的账本贴身带在身上。”王言根看着账本上熟悉和陌生的名字:何忠林、张少华、程杰、宁陕城关镇老城村委房租费、老王(四川人)、老张软木厂、老城房子装玻璃款、徐建华(农行担保人)、高先翠、程雅兰……

城关镇老城村原村支书周井卫在街上找到四川籍王老板,“我说季德寿要给你清算1万多元的建房款。老王扭着头瞪着我,然后生气地斥责我不许和他开玩笑。接着反问季德寿是谁,是不是找错人了。”

在接下来的10多天里,季德寿在熟人朋友带领下,挨个找到当年的债主,“先给人家道歉,说明没有按时还账的原因,然后让对方算出本息总额,再悉数结清。”老支书周井卫告诉记者,当年给季德寿借钱,都是冲着他的诚信好名声,许多账务都没有打借条,甚至没有全名,可是季德寿执意寻找每一个债主,为此还跑了一趟四川。

徒弟程杰说什么也不要师傅季德寿给自己还账。季德寿告诉他,自己还的是金钱债,赢得了信誉和尊严。得知徒弟带领群众种药材资金短缺38万,季德寿考察后,马上拿出这笔资金救急,“他说是入股,可我明白,他这是在报恩乡亲们。”

还清借款的那天晚上,季德寿拍着胸脯说,压在自己心里11年的石头终于去掉了。这笔钱要是不还,就对不起这么多年自己受的苦难,也会被儿孙看不起的。王言根回忆道:那晚他住到县城的酒店里,说自己可以在宁陕县抬起头做人了。

季德寿一次次带着礼品缠着周井卫询问:“我还记得你给我借过钱的,钱数多少,我还你。”周井卫就是不说数目。“当年我给了他两三百元做生活费的,那可是我的私房钱,说好不用还的。他能回来主动找我,我就觉得他这个朋友没交错。我敬佩他的人品,更看重我们的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