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殖业铺就致富路 ——记渭南市农村致富领富优秀共产党员周小毛

2017/09/13   来源:信用大荔    浏览量:110
【字体: 】    打印文本      分享按钮
简单朴素的装扮、言语不多、和蔼可亲、做事利索,这是记者对姚家村党总支副书记兼村委会副主任周小毛的第一印象。“我真的没啥好宣传的,做那些都是分内的事。”今年58岁的他看着记者笑着说。交流了解之后才知道,对于这位基层的党员干部来说,“一人富了不算富,全村富了才算富”这样朴素人生理念,正是他对村民的铮铮誓言,事实证明他也正是如此做的。

周小毛和村民察看花椒种植情况

      为民谋福,农博会“取经”种桃树
      2015年镇村综合改革,原姚家村和金花村合并,周小毛作为姚家村党总支副书记,带动全村党员不断加强学习,坚守着共产党员的义务和职责。为民谋福,便是他上任以来最重要的事。
      在发展的道路上,周小毛一直在不断探索。因为种粮每年收入太少,他就构想如何让大家共同致富。思索良久的他把眼光放到了农博会上。杨凌农博会是农民开阔视野、学习致富经验、引进新技术、新品种的重要平台。1994年,周小毛带领部分村民去杨凌农博会“取经”,回来后便开始试点种植桃树。当时村里几乎都开始种桃树,大概有100余亩,每户种植两、三亩,按每亩地的收益在四千元左右来算的话,每户收益也在万元左右,和之前种植粮食每户年收入800元左右相比,也算是翻了数番,村民的心里和脸上都笑开了花。

周小毛和张增产讨论今年养猪情况

      领民致富,猪养殖鼓起钱袋子
      “一枝独秀不是春”。周小毛始终秉承带领村民发展村级产业、共同发家致富的理念。
      为了让桃树长得旺盛,施肥是必不可少的,此时的他动起了脑筋,考虑到如何让村民在农闲时间还有收入,就想到了养猪,用猪粪给树施肥,这样即解决了桃树的农家肥源问题,又提高了村民收入,一举两得。1995年,他便开始带领村民养猪,100多头猪养起来虽然很辛苦,但是却给他带来了可观的收益,每年收入可达三、四万元。看到好处的很多村民跟着他开始养猪。

张增产和他养殖的猪

      今年57岁的村民张增产就是养猪最早收益的那批人中的一户。聊起跟着周小毛养猪的经历,他便打开了话匣子:“当时家里穷,种的麦子根本就不够吃,把人头疼的不知道咋办,后来跟着书记去了农博会,那真是学到了很多东西,回来就种桃树,桃树种了就养猪,那算是步步都跟着书记,也都跟对了……”从他眉飞色舞的脸上,记者看到了他对生活无尽的期待和坚定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他还养殖着200余头猪,年收入6-8万元。
      为了让村民增收,周小毛还把有意愿参与养猪的群众也组织起来,在国家政策充许搞农民合作社后,成立了高新区笫一家农民养猪合作社——金花养猪专业合作社。在高锋期每年出栏商品猪达10000多头,猪的品种改良在全市名列前茅,也一跃成了原金花村农民增收致富的领头雁。他利用自身的号召力,协调各个养殖户之间统一疫情防治,统一饲料供应,使村里的养殖业迅速的扩大,村上养殖业规模迅速扩大,连年增收创收,村民的腰包鼓起来,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。

周小毛和赵选民研究花椒改良方法

      聚力促富,探产业转型新路子
      作为一名基层党员干部,他深刻地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会影响到身边人和事,时刻以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坚持严格要求自己,率先垂范,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。
      为了响应“退耕还林”政策,同时调整产业结构,他带领大家在南塬的坡地上种植了200余亩的花椒树,亩产量达300余斤,亩收入达到5000余元。而近几年因为天旱的原因,花椒收成不好,村民人心惶惶,其中最焦急的就是周小毛,商量之后他决定给花椒地通水泵,引水浇地。在记者临走前,他已经拿起手机给街道办打电话协调解决了水泵的问题,用他的话说就是“尽早不尽晚,我做事不爱拖,尤其是农民的事。”此外,他结合姚家村地理优势,谋划土地流转招商引资,一律贫困户优先。一大批乡亲从传统农民变身,既可腾下时间发展别的产业,又可得闲置土地的租金,现可为农民带来45—60万元的年收入。
      他注重体察民情,时刻关注关心本村五保、低保户、贫困户的生活状况。在精准扶贫工作中,带领村干部和包联单位干部逐户走访贫困户,挨家挨户宣传扶贫政策,及时了解贫困户生活所需,通过协调安排工作、申请医疗救助、集资盖房等方式,解决了一部分家庭的困难。对本村矛盾纠纷及时排查、调解,及时化解各类矛盾纠纷,确保社会治安稳定,全村百姓都为此受之感动。姚家村有42户贫困户,22户已经通过产业扶贫走上了脱贫之路。
      周小毛告诉记者,目前村里还有五、六户人做猪养殖,总量也就在500多头左右,是在和市场较劲中踽踽独行的仅有几户。伴随着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村里年轻人越来越少的尴尬情况,旧的单一农业发展模式正在被社会所淘汰,为了适应这种常态,他正在为村民思索着新的发展路子,调整产业结构,促进产业转型。“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一种新的合作发展模式就会被我们创造出来。”他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撰稿:周微娟 上传:赵艳荣)